科林费斯:拜托快来找我演吧

  •   奥斯卡、金球、BAFTA,该拿的大,科林费斯今年都拿了,说他正处在演艺生涯的巅峰应该不算夸张,但他却说自己拿纯粹是撞大运,是谦虚还是敷衍?你看了就知道。

      【Jasmine Nena Wearing Celebritext/文】今年的颁季,科林·费斯(Colin Fi

      rth)一高奏凯歌,凭借在《国王的》(The Kings Speech)中的表演,拿走了金球、BAFTA英国电影和奥斯卡三座重量级的“最佳男主角”杯。连和他一起竞争“奥斯卡最佳男主角”的詹姆斯·弗兰科(James Franco)都说:“人人都知道,如果输给科林·费斯,那没什么好遗憾的。”

      没错,这两年,科林·费斯突然大发光彩。凭借《单身男人》(A Single Man)和《国王的》,他终于跳出了“简·奥斯丁专业户”的桎梏。越来越多的“大叔控”都成为了科林·费斯的死忠粉丝,在亲眼见到费斯本人之后,GRAZIA也不得不承认,和20年前相比,费斯大叔的确是越老越有味道,越老越帅了。

      我们和科林·费斯说好在伦敦的萨佛伊旅馆见面,他准时走进房间,西装革履,黑皮鞋闪闪发亮,优雅、派头十足,极富中年男子的魅力。我们已经无法从他脸上找到刚赢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那一阵的狂喜,相反,他显得很克制,带着英国人特有的矜持和绅士,坐下后,始终面带微笑。

      我们的话题围绕《国王的》展开,科林在其中饰演乔治六世,一个患有口吃的国王。在科林身边的是女王伊莉莎白的扮演者海伦娜伯 翰卡特(Helena Bonham Carter),以及籍语言治疗师莱纳尔罗格的扮演者杰弗里拉什(Geoffrey Rush),在剧中他们帮助国服他口吃的弱点。

      知道费斯现在最想演的是什么吗?“一个!”他说。“那一定会非常有趣。”至于坊间流传的《BJ单身日记》(Bridget Jones Diary)将拍第三集,费斯的回答是:“我也刚看到新闻,但对此事,我一无所知。”

      F:那个人曾是我妻子,渐渐地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和我联系,送我衣服穿

      F:老实说,我一无所知。我只知道有这样一个国王存在,听到过一些传闻,我甚至不能确定他到底是乔治五世还是六世。我只记得,我的母亲曾告诉我,她很同情这位国王,因为他口吃。

      F:有很多次。所以对乔治六世的口吃,我感同。上一次我碰到这种情况是在10年前,出演理查德格林伯格(Richard Greenberg)导演的《三日大雨》(Three Days of Rain),那次简直是场灾难。我的角色有很多的对话,在第一幕中,我有一份长达两页的独白。但当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。那时我和一个同事共用一个化妆间,我以需要独处来使自己更集中精力为由把自己关在里面,试图记住我的开场白。但是还没有!还有15分钟就要被叫上舞台,我开始感到焦虑不安。我需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停止思考。我打开紧急出口,门居然在我身后关上了!我只能从主入口处穿过拥挤的观众进入剧院,能让我回到幕后去。我唯一记得的关于那晚的事情,是在结束后的那些鞠躬和掌声,以及的,当然也有好评。

      F :让我引用杰弗里· 拉什的一句玩笑话来回答你:在别人面前讲话时的害怕甚至超过死亡。在葬礼上,一些人宁可呆在棺材里的是自己也不愿意呆在麦克风前面。

      F :难料啊,特别是当你遇到汤姆· 霍珀(Tom Hooper)这样的导演,从某方面来讲,他让我想起Tom Ford,两人对影片都严格要求,力求完美。所以,在他们眼中,没有满分的作品,我猜如果可以,汤姆甚至不愿睡觉。

      F :汤姆· 霍珀,但也许Tom Ford 也会那么想。我猜霍珀还希望这世界上没有星期天,希望我们不必组建家庭,或者任何和剧组无关的事。所以,你知道,这样一个男人是不会允许自己的作品哪怕一粒沙子的。

      F :对,屋子里还有杰弗里· 拉什和汤姆· 霍珀。我们仨没日没夜地研究剧本,不放过任何一个段子,哪怕是星期六。一天工作结束,我们都像被榨干了一样,但杰弗里和我仍然不回家,我们会呆在拖车里,再谈上个把小时,讨论今天的成就,明天又将做些什么。然后礼拜天当我不用飞去时,杰弗里就会来我家吃饭,不知不觉我们又会谈上一天公事。所以这三个月相当累人,但也迸发出了很多灵感火花。你后来在银幕上看到的那些段子,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我们自己的生活。

      F :我15 年前就认识杰弗里了,我知道我喜欢这家伙。他很好相处,又非常机智幽默,你没有理由讨厌他。三个月结束后,我回去和家人过圣诞节,杰弗里则飞去干别的活去了,你别说,分开的那段日子,我还怪想他的。还好,新海伦娜很快加入了。

      F :是的,我们也是老朋友了。她相当嫉妒我和杰弗里之间的关系,哈哈,我们三人之间产生过很多笑料,这对拍戏帮助很大。

      F :我很惊讶观众也觉得这片子好笑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拍戏时很清楚笑点都在哪,但是当影院里也爆发出阵阵大笑时,令我相当。

      F :在《国王的》中幽默是必不可少的,其中一点原因在于它被乔治六世用来作为防卫的一种手段。那些害怕亲近他人的人可以很容易的用讲笑话来解决问题。你难道没有发现嘲弄和使得人物少了几分无聊吗?

      F :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等了很多年,才获得了这样一个有潜质的角色。

      F :我的标准就是没有标准。有时候只是友情出演,有时候是因为项目本身,有时候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会出现在那个剧组里的。

      2 月28日,科林· 费斯携妻子Livia Giuggioli 一同出席第83 届奥斯卡颁典礼,许多粉丝在看到这张图之后都对Livia 表示出羡慕嫉妒恨。在大家心目中,费斯大叔是当之无愧的老公界楷模。据说当年为娶到这个老婆,他还曾经苦练意大利文。采访过程中,更是一有机会就赞老婆大人如何英明神武。

      F:运气、年纪好吧,我承认就是运气。挑选剧本就好像买彩票,真的。

      F:那就说点深刻的,还有一部分得归功于年龄。我现在50 岁,可以扮演有内涵、有经历的角色;而20 岁时,我只能演乳臭未干的小子。

      F:可以这么说。但也别拿这句话当令箭使,这只是现阶段我自己的。我刚和一位老演员谈过,他四五十岁时,曾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但他说, 从那之后,他的电影生涯就开始走下坡了。所以,我也不知道,每个人的巅峰期都是不同的。

      F:我觉得只因为《单身男人》和《国王的》就说自己正处在巅峰还有点不靠谱,如果能继续拿到这样的好角色,再下这样的也不迟。

      G:你从没感到过被某个自己塑造的形象所约束吗?比如你在《傲慢与》中饰演的达西先生这一著名形象

      F:我从没把达西看作是我的一个模式化形象,哪怕我觉得自己在这个形象方面仍然有可发展的空间。我从不在乎扮演的角色都穿着19 世纪的衣服,或者来自同一阶层。最令我担心的其实是,明明自己觉得这是个好角色,拍出来的电影却反响平平,甚至无人问津。

      F:比如迈克尔·温特伯顿(Michael Winterbottom)的《热那亚》(Genova)和安南德·图克尔(Anand Tucker)的《崎父子情》(And When Did You Last See Your Father?),都是复杂而有趣的电影,只不过,它们没有《单身男子》和《国王的》这样的影响力,人们对它们谈论的不多,也很少会去看这两部电影。坦白说,纵观我拍过的所有影片,它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并不是角色有什么不同,而是是否受到了人们的关注。(大笑)

      F:此时此刻,我所做的事和以前没什么两样。当然我也十分乐意再找到另一个让我吃透的角色,但我还没找到。我的确在拍戏,而且我觉得它是目前正在拍摄中最棒的一部影片,它的名字叫《锅匠,裁缝,士兵,间谍》(Tinker,Tailor, Soldier, Spy)。

      G:我觉得,你令人着迷的地方在于,你非常谦虚,这种美德这年头不大看得到了。

      F:你该认识一下我身边的人,去见见我的老婆。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那么谦虚了,只要有她在,你根本别想高高在上。